革命母親孫少蘭用乳汁養育部隊的孩子

2021-09-13 19:14:54 來源: 大眾網 作者: 武善愛
play

  “大妮子,把你妹妹抱走!”三個月大的女兒拼命掙扎,被姐姐從娘懷裏抱走了, 那撕心裂肺的哭聲,好像在喊:“我餓,我餓!”孫少蘭看着骨瘦如柴的女兒心如刀割。但她深知,她那稀少的奶水,無論如何也養活不了兩個孩子,但她必須養活“隊伍上的孩子”,便狠心把僅三個月的女兒斷了奶。幾天後,孫少蘭的親生女兒餓死了。到了晚年,孫少蘭一想起小女兒,就雙手捂臉,嗚嗚地哭。這是2014年我們採訪時她家人講的。

  孫少蘭生於1911年,費縣白埠村人,17歲嫁到龍雨村。丈夫王進財,1946年加入共產黨,參加地方革命工作。1947年4月,孫少蘭一家隨部隊向黃河以北轉移“突渤海”。在轉移途中,蒙山縣委組織部部長張揚的妻子辛沂,在德平縣生下一男孩,取名“德平”。行軍打仗帶着孩子是不行的,扔了又捨不得。打聽到孫少蘭剛生了個女兒,也在隨軍途中。蒙山縣長馬洪祥的父親馬德福,找到王進財商量,想把德平交由孫少蘭代養,他二話沒説,就答應幫着撫養孩子。此時,蒙山大隊又接到回蒙山縣堅持戰鬥的命令,家屬繼續北上。一路上,敵機追趕轟炸,食物短缺,孫少蘭奶水不足,無法養活兩個孩子,就決絕給自己僅三個月的女兒斷了奶,女兒餓的天天哭喊,年齡太小,大人吃的糠菜孩子難以下嚥,不久,因營養不良,病餓而死,而部隊上的孩子德平,卻健康活了下來。

  1948年春天,蒙山縣解放,孫少蘭與丈夫王進財用兩個筐子,前頭挑着德平,後面挑着行李,幾個孩子在後面跟着,一起回家鄉。一路上,他們設想,為了應付還鄉團前來搜查,囑咐一家人統一口徑,對外説德平是她在外生的第三個兒子,給他按排行起名叫“王三”。回家以後,鄰居們都以為德平是孫少蘭親生的。一家人對德平格外疼愛,全家八口人,總是吃了上頓沒有下頓,但是千方百計總是先讓德平吃飽。最困難的時候,孫少蘭抱着德平去要飯。冬天,孫少蘭怕德平凍着,把他揣在懷裏,用大褲腰暖他的腳;夏天,怕蚊子咬着德平,就讓幾個孩子輪流給他扇蒲扇,直到天亮。德平生病,孫少蘭抱着他穿越十多裏山路到上冶去治病。張揚因為思念心切,曾經前來偷偷看過孩子,看到孩子活潑健康地活着,放心地走了。

  1949年9月,已在濟南工作的張揚夫婦想見見德平,就讓警衞員來接。當時沒有公路,孫少蘭與丈夫用兩隻篩子做成挑籃,前面放着德平,後面放着煎餅和水,走了兩三天,到了三百里外的吳村車站。王進財看着孫少蘭抱着德平與通訊員,坐上了去濟南的火車,再徒步回家。娘倆在濟南呆了45天,從濟南迴來時,王進財又步行到吳村車站,再把德平挑回家。

  1950年春,張揚夫婦想讓德平進城上學。孫少蘭二話沒説,讓丈夫推着獨輪車,一邊坐着德平,一邊坐着她自己,走了三天來到兗州坐火車。一路上,孫少蘭始終將他抱在懷裏,一直抱到濟南。德平快三歲了,孫少蘭捨不得給他斷奶,為了把沒有斷奶的德平放心留下,孫少蘭在濟南陪住了半年多。在這期間,德平一直都是讓孫少蘭摟着睡覺。去託兒所,他不願去,她就想法哄着他,入校放學都是孫少蘭接送。孫少蘭要回家了,德平哭着要一起回去,她連哄帶騙才把他安頓好,孫少蘭戀戀不捨,一路抹着眼淚回了家。

  後來,孫少蘭又生了一個男孩,起名也叫“王三”。後來,王進財到濟南看望過德平一次,1952年王進財因病去世。張揚連續來了兩封信,當時村裏識字的人少,寄信捨不得花錢,就沒給回信,後來和德平一家漸漸失去了聯繫。孫少蘭在村裏幹了多年生產隊長,還是縣裏培訓的第一批接生員,在農村幹工作30多年。

  1987年,濟南召開人代會,孫少蘭的女婿葛正立偶然一次看電視時,看到有個叫張揚的。抱着試試看的心態給濟南市人大常委會去了一封信,把家中情況説了説。不到一個月,張揚就回信了,接着又寄來了70塊錢和全家照。並説由於工作忙,脱不開身,如果孫少蘭身體允許的話到濟南見面。

  第二年秋天,孫少蘭由孩子們陪伴來到濟南,這是她和德平分手36年後第一次見面。德平已是近40歲的人了.他的父母鄭重地對他説,“要不是你這位媽媽收養你,你早就餓死了,你就是忘了親爹親媽,也不能忘了你的沂蒙母親!”德平向單位請了假,天天陪着老人,給她梳頭、洗衣,和老人聊天,問寒問暖。

  一天,德平陪着養母去爬千佛山,又看了趵突泉,回來時天已經黑了。孫少蘭剛回到屋裏,德平就端着一盆温水跟了進來,説:“娘,我給你洗洗腳吧,解解乏。”她怎麼也不答應。德平把她扶在沙發上,慢慢脱下她的布鞋,她的一雙小腳展現在面前。德平撫摸着養母的小腳,一邊洗,一邊想:養母當年就是靠這雙小腳,抱着他東躲西藏,四處討飯給他吃,把他養大的。

  回到家後,孫少蘭逢人便説“德平給我洗腳了”。多少年以後,她還經常向人提及此事。此後,德平每年都要給老人寄200塊錢。2005年寄來了500元,這年“五一”節,張德平回費縣看望一直想念的沂蒙母親。在這兒住了六天,他到養父的墳前磕頭,又去看望了幾個姐姐哥哥,還看了龍雨村的鄉親們。他説,如果沒有養母一家和父老鄉親們的養護,他早已餓死、病死了,沂蒙山的人們淳樸善良,是他的第二故鄉。

  2007年農曆四月十八日,孫少蘭去世,張德平從濟南趕來,為養母送終。

  文章撰寫參考《紅嫂—百位沂蒙婦女支前模範影像報告》

  作者簡介:武善愛,女,老家山東省沂水縣諸葛鎮武家莊,大學學歷,費縣民政局退休。系山東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、山東省民俗學會會員。多年從事民俗、民間故事等蒐集整理,個人出版了費縣民間故事《相思草》,參與編輯出版《費縣民俗》《費縣巾幗志》《費縣英烈》等書。

初審編輯:李洪鵬

責任編輯:孫貴坤

相關新聞
推薦閲讀